甘泉润陇东――鄂尔多斯盆地甘肃能源基地地下水勘探成效见闻
发布人:wangmh 发布时间:2014/2/19 14:48:09  浏览次数:1972次
【字体: 字体颜色
  “2011年初,为了给华池县拉水,庆阳市各区、县都调配车辆前来支援,而就在1月31日早7时和晚11时,有二位拉水车司机不幸因车祸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一年后,随着鄂尔多斯盆地甘肃能源基地地下水勘查示范井的成功实施,长期困扰华池县城居民生活用水短缺的难题得到了解决。”说这话时,华池县国土资源局局长王山东仍然显得有些激动。
  矗立在张湾村的一块“华池县地下水勘查Q8示范井”纪念碑,正是地质科技工作者对深层白垩系地下水赋存条件研究取得一个个新突破后,表明陇东地区地下并非只有苦咸水认识的最好见证。
            作为黄土高原的一部分,陇东地区干旱少雨,水资源紧缺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陇东地处黄土高原区,世界最大的黄土塬——董志塬就位于此地。“八百里秦川,不如董志塬一个边”,是最形象的比喻。
  1月23日,是农历的小年,记者跟随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的专家从兰州市出发,辗转500多公里,向被誉为甘肃能源基地重镇和光荣革命老区之称的庆阳市进发。
  翻越六盘山,黄土高原气息愈来愈浓。行走在广袤无际的董志塬上,不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在董志塬的塬、梁、峁上,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磕头机”在忙碌,石油工业给这里带来了勃勃生机。然而,由于黄土高原水资源的严重匮乏,人民群众的饮水困难长期没有得到解决。水资源之困,也“困”住了董志塬。
  进入华池县境内,公路两侧的“陕甘边区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刘志丹”、“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等大幅红色牌匾和图片格外醒目。华池县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老区县,南梁镇曾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领导人开展游击活动、建立陕甘边区苏维埃政权的地方,是1934年11月至1935年4月陕甘边区工农民主政府的驻地。
  华池县水务局局长徐向明说,华池县水资源总量为1.0834亿立方米 ,人均水资源占有量760立方米,仅为全省平均水平的39.4%,远远低于2400立方米的全国平均水平。受长庆油田南梁采油区影响,这里地表水污染严重,地下水水位普遍下降40~60米,南梁镇的3000多居民只能吃地窖里储存的水。
  在山庄乡大庄村老爷岭村民小组,看到一农户正忙着筹备年货,我们的话题就从他家院子的一口水井谈起。主人告诉我们,这口水井是2004年打成的,约70多米深,当时花费在1万元左右,基本能满足一家人的生活用水,“汶川”地震发生后,地质结构出现变化,水量明显下降,现在两天能渗流出一小缸水,不够用时还要到邻居家借水吃。
  村民说这算得上是黄土塬区的优良生活用水,其储存原理是这里土壤上、中层透水,下层不透水,而下层就象锅底一样,把水保存了下来。遇到丰水年,水从两层土壤的夹缝中渗流出来,群众把这种水称为泉水。塬区广大群众家中的水井,都是靠取这类浅层水生活的。老爷岭村民小组50多农户,有近40户都使用这样的水。
  从城壕乡政府到定汉村的路上,车一上塬,看到的是黄土飞扬,土地干裂的场面。路边稀稀拉拉的歪头小树,枝干皮掉,失去了生命。我们遇见的村民,有的开着三轮车,有的挑着水桶,都是到几公里外的塬下买水。“要活下来,只好到沟里拉水,到远处花高价钱买水。买水的路程一年比一年长,价钱一年比一年贵,我家光买水一年就要花去2000多元钱。”村民李治斌望着自家水窖无奈的说。
  城壕乡党委书记李武堂指着乡政府对面干枯的河川告诉记者:“从1972年油田开采,城壕乡12个村67个村民小组的地下水就遭受了污染,其中有50个村民小组还住在塬上,一直闹水荒。村民用牲畜驼、用水车拉,为吃水用水还发生过打架和打死打伤事件。有的村民不得不到40多公里以外地方拉水买水,有的家庭把强壮劳力都投入到拉水买水上。有些地表水含油不但不能饮用,灌溉农田也出现土地板结和盐碱化,2011年还发生了村民集体上访事件。”
  被称为华池县的东沟水源地,实际上就是在一条河的下游筑起一座拦水坝截留河水而已。记者在这里看到,距水源地10多米远是一条公路与其并行,人来车往,一些满载石油的车辆从此经过,时有翻车泄油事故发生,对水源地污染构成严重威胁。据说,这是华池县城2万多居民生产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
  华池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白彦文对记者说:“春节马上到了,可上里塬、城壕、王咀子、元城、紫坊畔这五个乡却没水吃了,500多只羊都渴死了,老百姓过年都成问题。”
  由此可见,缺水,不仅绊住了陇东发展的脚步,而且已经严重威胁着人们的生存。记者据相关部门预测获悉,鄂尔多斯盆地甘肃能源基地所在的庆阳市和平凉市东部,2015年、2020年和2030年缺水量将分别为1亿立方米、3.8亿立方米和7.8亿立方米。
            陇东地区地下并非只有苦咸水,地下水可开采资源总量每年为3.24亿立方米
  说起陇东地区水资源短缺问题,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院长黎志恒显得很焦虑:“陇东地区是国家能源基地――蒙陕甘宁‘金三角’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陇东油区是长庆油田三大主力油区之一,面积2.5万多平方公里,平凉市华亭县、崇信县分别是甘肃省的煤炭工业基地、全国13个大型煤炭基地、国家15个重点矿区及1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丰富的资源禀赋使其成为今后甘肃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在甘肃经济总体布局中具有快速发展、率先发展的地位,而水资源短缺已成为其发展的最大制约因素。水的问题不解决,陇东地区的发展就谈不上。”
  对此,甘肃省人民政府把水资源问题列到了陇东能源基地建设和发展的重要位置,中国地质调查局针对陇东能源基地地下水资源现状,与甘肃省国土资源厅联合启动了“鄂尔多斯盆地甘肃能源基地地下水勘查”项目。
  黎志恒坦言:“相对于鄂尔多斯盆地其他地段,陇东地区白垩系地层沉积颗粒细、分层明显、岩性胶结好,地下水补给、径流、排泄条件差,含水层富水性弱,特别是这一地区的水质普遍较差,当初开展项目论证时就有不同意见。但是,面对陇东地区需水的迫切性,中国地质调查局经过反复组织专家论证和现场调研,最终确定开展鄂尔多斯盆地甘肃能源基地地下水勘查。在甘肃省地质矿产勘查局的精心组织下,确定由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等单位承担实施。”
  黎志恒说:“近两年来,我们投入工程技术力量,冒着一定的风险,采用新理论、新技术和新方法,开展了查明资源总量、查找富水地段、解决人畜饮水三个层面的示范勘探,系统对地下水资源量及其赋存规律进行了勘查论证。大量研究成果最终表明,陇东地区地下含水层空间结构分别为碳酸盐岩溶含水层、白垩系碎屑岩裂隙孔隙含水层和第四系孔隙含水层三大含水系统,经过钻孔抽水试验和反复计算,各类地下水天然资源量每年为7.32亿立方米,总可开采资源量每年为3.24亿立方米,开发潜力比较可观。”
  在长庆桥水源地勘查示范井周围,记者看到的是一排排整齐划一、形似别墅建筑风格的崭新住宅。长庆桥镇副镇长左文强这样描述:“以前这里是一片片沟壑,杂草丛生,垃圾遍地。50000立方米的地下水勘查示范工程成功实施后,通过开展土地整理项目,于2012年建成了每户160平方米、450户住宅的长庆桥新村一期工程。因为水的问题解决了,马上还要扩建二期工程,设计为6层楼房,到时,分散在周边的480户村民可实现整体搬迁。”
  庆阳市国土资源局地质环境科科长张新民介绍:“长庆桥工业集中区的煤化工业规划总用水量为10300万立方米,而这里又无集中供水水源地。长庆桥地下水勘查示范工程的成功实施,不但解决了当地人畜用水难题,更有望在长庆桥建设大型水源地。这对水资源紧缺,以苦咸水为主的陇东地区来说无疑是一个创举,对解决庆阳城市供水和能源基地建设具有典型示范意义。”
  在华池县,随着建设“全国红色旅游重点县”这一战略定位的实施,加快了南梁镇人口增长和社会经济的发展步伐。通过在南梁镇实施一眼日出水量1680立方米、最大安全出水量3000 立方米的探采结合井,不仅解决了南梁镇及周边地区3000多人的饮水困难,还为推动南梁红色旅游发展提供了每天可解决10000人用水的保障,为陇东北部缺水地区开辟了一条寻找地下水的新途径。
  座落在东沟水源地张湾村的华池县地下水勘查Q8示范井,实际抽水量每天1792立方米、最大出水量可达3000多立方米,通过并入自来水管道,解决了华池县城冬季地表水干枯后近20000人生活用水短缺的实际困难。
  主持该项目的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总工程师赵成告诉记者:“在勘查研究和示范探采中,我们针对能源基地建设水资源短缺及严重缺水地区生活用水困难,开展了巴家咀、长庆桥等4个水源地示范性勘查和环县西部、镇原南川等3个典型缺水区供水水文地质勘查,采用合理的勘探技术和成井工艺,成功实施探采结合井10眼,直接解决了11.66万人的生活饮用水问题。特别是在巴家咀一带发现了每升含矿化度1克左右的可供饮用淡水,这是白垩系地下水赋存条件研究取得的重大突破,改变了过去认为陇东地区地下只有苦咸水的新认识。”
  “2013年12月26日,《鄂尔多斯盆地甘肃能源基地地下水勘查》成果在北京通过了专家的评审鉴定,这是继鄂尔多斯盆地陕北、内蒙古、宁夏能源基地地下水勘查取得一系列成果后,再次获得的又一重大突破。”
            深层地下水开发要遵循“统筹规划、总量控制、适当规模、分散开采”的原则
  黎志恒认为:“目前,如何科学合理地开发利用这一弥足珍贵的地下水资源,是亟待解决的关键性问题。”
  “在陇东地区,一般年份可以使用以地表水作为生活用水,这样比较经济适用。但遭遇干旱或者地表水干枯时,就应该在一些集镇、塬(山)上人口集中的地方打一些应急地下水井作为备用。这两年,通过实施探采结合井已带动地方打井10多眼,缓解了革命老区20多万人的生活用水困难,具有显著的实效性和示范引领作用。”
  在南梁镇地下水勘查示范井现场,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地质灾害预警预报室副主任刘心彪说:“这眼井深582.20米,由于上层水已遭受污染,我们采用固井工艺将260米以上的含水层进行了封闭,现在抽取的是260米以下未受到污染的深层地下水,完全可以安全饮用。”
  黎志恒说:“目前当务之急要落实好四个问题,一要保护好地下水勘查示范工程开发的水源地。二要维护好水源地建设的一些基础设施。三要制订地下水资源开发利用方案。四要对下一步拟开发的水源地做进一步的勘查和评价。”
  如何科学合理地制定地下水资源开发利用方案,显得尤为迫切,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初步提出了“统筹规划、总量控制、适当规模、分散开采”的开发原则,从整个深层地下水的补给、径流、排泄条件出发,以多年获得的补给量为开采资源量的底线,在富水性好的地段分散部署中、小型水源地,采用中、小型水源地分阶段、分区域的“间歇式”开采,严格控制开采总量和地下水位的降低。
  赵成认为“从长远来看,深层地下水的耗竭不仅可能影响到子孙后代用水,而且还有可能对生态环境造成不良后果。所以,不能只追求眼前利益,必须要加强深层地下水的勘查研究, 以达到科学规划部署和合理开发利用的目的。而陇东深层地下水含水层在300~850米之间,由于上部地层厚度大,结构紧密,经历了地质成岩作用的压密,地面下降量非常有限,加上上部含水层为泥岩、粉砂岩多层交替叠置的层状结构,开采降深不大时上部劣质水入渗量也很有限。所以,就陇东而言,白垩系含水层厚度大、储存量丰富,水质优良,单井出水量大,这对以苦咸水为主要饮用水源的陇东来说,适度开采是很有必要的。”
  赵成建议:“下一步首先要开展集中供水水源地示范勘查,以解决不同需水规模的工业园区集中供水的深层地下水开发方式,指导其它工业园区地下水开发利用。其次要进一步加大陇东西部、北部地区地下水找水勘探力度,以解决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用水问题。三是开展深层地下水循环更新能力研究,评价深层地下水的保障程度。四是结合水资源需求,制定当地水资源近、中、远期解决方式和管理模式等一系列问题。”
                                   范宏喜/供稿

『 发表评论 』
标 题:
用 户 名:
验 证 码:
留言内容: